当前位置:520彩票注册网址 > 情感专区 > 汨罗江的浪涛

汨罗江的浪涛

文章作者:情感专区 上传时间:2019-10-17

多少文化人想一品诗歌多少网络想一喝统络什么大赛什么特奖可惜奖都只寥寥几个也是究普通口味能造高潮多少好诗逃之夭夭看的人你转我发写的人懵懂糟糕就是上选也是笔名炫耀真名呢谁知道?只有广告炫耀高高直到闪得你眼花缭缭人们纷纷中招而诗歌呢霉了

缭绫

时光穿越尘封的山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念女工之劳也

追寻我们远去的诗人屈原

白居易

汨罗江的浪涛呵

缭绫缭绫何所似?

翻滚出你隐痛的光辉

不似罗绡与纨绮;

空凌的哀叹里

应似天台山上明月前,

多想覆盖尘世的缭烟

四十五尺瀑布泉。

那放弃坚守堤坝而决堤的罪恶

中有文章又奇绝,

被洪水肆意地吞噬贪婪的丑陋

地铺白烟花簇雪。

那沦陷于虚伪与谎言的殿堂

织者何人衣者谁?

充斥着腐烂寻不到决绝的良知

越溪寒女汉宫姬。

失去底蕴的躯壳只剩下泛滥的恐慌

去年中使宣口敕:

自尊自重自强自信

天上取样人间织。

被自己在虚幻的世界无情地蹂躏

织为云外秋雁行,

粒粒追求理想的丰满种子

染作江南春水色。

已经悄悄地在躁动中发霉

广裁衫袖长制裙,

势利密集的网络笼罩着太阳的光芒

金斗熨波刀剪纹。

而月儿柔丽的余晖

异彩奇文相隐映,

只能在满月时给予明天的妄想

转侧看花花不定。

云层隐约的星星不敢奢望

昭陽舞人恩正深,

何时迎来平等自由博爱的曙光

春衣一对直千金。

汨罗江的千山万水哦

汗沾粉污不再著,

哪里有安放诗人的一片净土

曳土踏泥无惜心。

以此慰藉他那被玷污的孤寂灵魂

缭绫织成费功绩,

哪里还有一颗虔诚圣洁的心灵

莫比寻常缯与帛。

让我们向往那无瑕璀璨的光辉

丝细缲多女手疼,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扎扎千声不盈尺。

此诗歌写于2015端午节为了纪念我们伟大的诗人屈原

昭陽殿里歌舞人,

作者注:此诗歌是诗人蝶漫晨曦的原创作品,严禁未经作者允许,私自盗用。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如发现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正当权益!诗人蝶漫晨曦对本诗歌保有最终的法律权益!

若见织时应也惜!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白居易诗鉴赏

这首诗为《新乐府》五十篇中的第三十一篇。唐代自安史之乱后,越州一带的丝织业在官府的奖励下急速发展,缭绫就是其中极精美的一种丝织品。元稹在《-阴-山道》诗中写道:“越呒縠(绉纱,薄而轻)

缭绫织一端(唐制以六丈为端),十匹素缣(一种微带黄|色的细绢)工未到。”意思是用织十匹普通素绢的工力,也织不出一端缭绫。可见这种高级新型丝绸纺制的精难程度。因为它适合宫廷贵族的消费需要,辛勤纺织的越溪寒女就不得不日夜劳作,甚至搭上自己的青春。元稹《古题乐府·织妇词》云:“缲丝织帛犹努力,变缉(聂,古代计丝的量词)撩机苦难织。东家头白双女儿,为解挑纹(挑成花纹)嫁不得。”可见当时缭绫贡户生活的痛苦。因此当时有不少诗人作诗讽谏,白居易就作下了这首《缭绫》诗。

诗歌首句“缭绫缭绫何所似?”以问句的形式提起读者对缭绫这种丝织品的注意,形成一层悬念,读者开始产生对缭绫的关切心情。但接下来诗人并未回答前面的发问,而只是说“不似罗绡与纨绮”,罗绡纨绮都是丝织品,它们虽不算最精美高级,但在当时也是相当奢侈的服饰用品了。缭绫既不象罗绡纨绮,则悬念进一步加深,读者想了解缭绫究为何物的好奇心愈加强烈。在这种情况下,诗中才说它就象在明朗的月光映照下,从天台山上倾泻而下的瀑布那样神奇绝妙。缭绫是越州名品,天台是越州名山,天台山有石梁瀑布,“瀑布悬流,千丈飞泻,远望如布”(《太平寰宇记·天台县》)。用当地名山瀑布形容当地丝绸名品,又用“明月”修饰,就不是一般的泛泛比喻所能比拟了。诗人似乎还不满足,接下来进一步描绘缭绫的精妙,写它的图案花纹是由白色烟雾般的写底子,衬着白雪一样的花簇,交映生辉,奇妙无比。读者自然会问,如此精美奇妙的丝绸是谁又是如何纺织加工的呢?穿着使用它的又是什么人呢?诗人答说“越溪寒女汉宫姬”,就是说是由越溪一带的贫寒女子加工,宫廷里妃嫔们消费的。一方生产,一方消费本无不可,但纺织这种丝织品的越溪女是“寒女”,就很有些令人迷惑不解了。按说这些生产丝绸,进行纺织加工的人们是不应该贫寒的,因为她们生产的东西是如此昂贵。一个“寒”字,足以说明越溪织女的生活极其困苦。很显然,那些穿着使用缭绫的宫廷妃嫔们,她们的奢侈生活正是建立在辛勤劳作的越溪女的苦难之上的。

进而诗歌描述缭绫的制作过程。依皇帝的口谕,要求按照宫中御用的式样,织成象蓝天白云、秋雁南飞的图案,染成江南春水般的碧绿色,再用金属熨斗熨烫和剪刀裁制出精美的波纹,这样奇文异彩相映生辉,令人眼花缭乱。用如此高级的丝织品,制成一套舞衣,价值千金毫不足奇。奇怪的是,那些受宠的妃嫔身着如此豪华的服装,并无半点珍惜之意,稍有污渍便弃之如废物。然而缭绫的制作过程确是极费工时的,扎扎不停的机杼,千声之后也未必能织出一尺成品来。写到这里,诗人感叹说:“昭陽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诗人希望那些受宠的妃嫔们,在穿着使用缭绫时,应当想想织女们的辛劳,要有爱惜之心才是。

全诗重点落墨描写缭绫制作过程的复杂、女工们的辛苦和宫廷贵人们的奢侈无度,通过鲜明对比,委婉而有力地揭露了统治阶级的穷奢极欲。全诗结构上前后照应,以“昭陽舞人恩正深”上承“汉宫姬”,最后描述女工的辛苦劳作,突然点出“昭陽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极自然巧妙水到渠成地引出作品的主题,显示出诗人深厚的艺术功底。

清人翁方纲曾评价说,白居易的“七古乐府,则独辟町畦(田埂及田块),其钩心斗角,接筍缝处,殆于无法不备”(《石洲诗话》卷二)。的确《缭绫》一诗在布局上就体现出了缜密安排,交接转换自然,对比及呼应巧妙等特点。可以看出,白居易的“乐府诗”——亦即讽谕诗,决不是随心所欲,信笔所至,语到诗成的,诗人在谋篇布局上的精心构思,正是产生讽刺深刻而巧妙,对比鲜明而又寓意隽永的艺术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

本文由520彩票注册网址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汨罗江的浪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