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0彩票注册网址 > 情感专区 > 亲情故事之拒绝洗衣服的母亲

亲情故事之拒绝洗衣服的母亲

文章作者:情感专区 上传时间:2019-10-09

小时候在爱的蓝天里自由翱翔无忧无虑那次受伤他抱着我往门诊跑强有力的双手撑着一个简陋的家

  赵半仙爬在儿子赵家富的背上,眼睛似睁似闭的模样,他给人家算了一辈子的命,对自己下一步的祸福旦夕相当得清楚。他依然紧紧的双手搂住儿子家富的脖子,任那瘫痪了的双腿在夜里摆荡。儿子家富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钝,一步一步向村外山上走去。
  赵半仙半睁半闭地眼睛望着前方,内心反复着那首老来难的歌曲,歌声唧唧歪歪的,不知晓是谁在歌唱。“老来难,老来难,世人莫把老人嫌………”
  赵半仙不想阻止儿子的脚步向前,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耳边响起儿媳的咒骂声,“老不死的!啥活也干不了,就知道吃!这日子我可过够了!你也不想个办法把他弄出去!”
  儿子家富生来懦弱,不敢吭一声,只是弱弱向父亲床上看去。母亲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记忆里都是父亲疼爱自己的样子,小时候父亲每每下地回来,都会把自己扛在肩上,有时候会双手将自己举过头顶,嘴里还大声说着,家富长大了,要飞了。每每此时自己都会笑得很开心。等自己再大一点时,父亲则象母亲一样,给自己亲手缝了花书包,把自己送进了学堂里。等自己再大一点………。家富的回忆全是父亲的陪伴。
  儿媳妇没有一天是快乐的,只要她的心情不好,全家没有人能开心起来。案板上的刀,嘭嘭嘭嘭地响起来,那互快互慢的节奏,一定不是在剁肉下锅,伺候一家老小。而是在拿案板撒气,表示自己的不满。
  “赵家富,你个混蛋!这种日子我过够了,你必须得把这老东西给我送出去,我看着他就别扭,满屋子的屎尿味。”儿媳妇终于爆发了,案板上的刀声停止了。
  家富的脚步向前走着,走着……,赵半仙心里异常的平静。村外山脚下一间石屋子,家富把父亲背进了屋里,这屋子可能是以前的看山老人留下的,屋里还有用木板搭起来的床,家富先把父亲放到地上,把木床上的东西打扫干静后,铺上随身带来的褥子,然后再把父亲抱在床上。赵半仙看着儿子做着这一切,心里竟然有股酸酸的感觉,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家富自始至终也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做着这一切。等把父亲安置下来,家富从怀里掏出两个热乎乎的馒头,放在父亲的手里,赵半仙无意中看见,他的腮边有泪水划过的痕迹……
  家富替父亲关上了那扇已经破烂不堪的房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夜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处,一会儿是妻子陪在身边,说着关心的话语,一会儿又是儿子小时候的欢笑声,一会儿又看见儿媳妇面目狰狞,似人似妖的咒骂声。这一夜似乎经历了千山万水,又似乎将自己的一生重新走了一遍。醒来的时候,儿子留下的两个馒头还在床边,此时才感觉肚子饿了,伸手抓过馒头,往嘴里送去,馒头竟然还热乎乎的呢?赵半仙不明所以,但也没有多想,慢慢的吃着。
  门口的石墙里,有一条蛇钻了出来,赵半仙天生的怕这玩意儿,瑟瑟发抖着往被窝里缩。可这条蛇似乎是一点儿也不怕他,身子一纵一划的向床上来了,赵半仙可吓坏了,本能的反应就是起身就跑,等跑出石屋后,那条蛇不撵他了,就在石屋门口,翘着头望着他,尾巴还一摆一摆的,好象是要告诉他点什么。此时的赵半仙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害怕它了,望着它,又望望石屋门口一大片一大片的山荒地,赵半仙眯着眼笑了。无意间用手摸摸了腿,赵半仙惊讶起来,“我的腿好了!我的腿好了!”
  瘫痪了双腿能走了,赵半仙真心的感谢那条小蛇,也许是上天派它来搭救自己的,从此他和小蛇相依为命的生活着。赵半仙是闲不住的人,只要有个健健康康的身体,就不愿闲下来,石屋的床底下,原先看山的老人留下一套种地的工具,赵半仙没白没黑的干了起来。山上荒地很多,也有许多果树的树苗,赵半仙开垦出土地后,就把果树苗移植开,再到山那边的水溏里挑水把苗浇水,天天忙碌得不亦乐乎。
  夜里,赵半仙做了一个梦,一位落难的菩萨告诉他,需要赵半仙的搭救。菩萨的模样慈祥,说是这遗老山是菩萨的管辖地段,当初来遗老山的时候,不小心误入了水溏里,自己的法力只要见水就不灵了,所以这些年就躺在水溏底下,受尽了磨难。赵半仙醒来的时候,梦里的情景非常清楚,他来不及去想别的,带上大铁锹向水溏走去。赵半仙围着水溏转了很久很久,要想把水排尽的确不容易,得需要挖一条很深的水渠才行。赵半仙看好了地势,找到一条就近的水渠路线,便开始行动起来。这条水渠整整挖了九个月,从开始挖到了来年的春暖花开时,冰冻了的水开始融化了,顺着水渠流趟着,赵半仙看着水流,在前面引导着水的去处,每一棵树苗都喝上了甜甜的水,树干随春风摆动,树叶儿慢慢青绿起来。赵半仙开心地笑着,笑着。
  还真是累了,赵半仙这一忙就是近十个月时间,他把后山的水引进了自己开垦的土地上,并在半山腰处挖了个大的储水池,有了这个储水池,以后浇地就方便了许多,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他说不出的高兴,晚上的睡梦中总也笑着醒来。
  清晨的阳光照进门来,赵半仙伸了伸懒腰,起身走向门外,门外的景象让他睁大了眼睛,一夜时间,桃开鲜艳,一朵朵花儿象含羞的姑娘,半遮半掩的吐露芬芳。赵半仙脚步慢慢向前走着走着,蝴蝶翩翩起舞,在他前面引路,一路上,桃红柳绿,蝶舞鸟鸣,赵半仙有点醉了,这真是一座世外桃源,他入神地感受这人间仙境,半山腰的水池旁,一尊菩萨像端落,水池边上,一树树桃花开得正香,这菩萨的模样,正和自己梦里的一模一样,赵半仙赶紧下跪拜礼,他知道,这一山的美景是菩萨所赐,赵半仙不悔自己的劳动,更愿守护着这片山林。
  赵家富时不时的会来看望父亲,一开始会偷偷的给父亲带好吃的饭菜,后来,遗老山上瓜果飘香,菜园青绿,半山腰的水池里,成群的鱼儿游来游去,父亲不再需要家富送饭菜了,倒是临走时,父亲总会给自己带些吃的回去。家富媳妇知道了公爹的情况后,小媳妇又开始打起了自己的算盘,他想让公爹再回村里住,自己和家富住进山里,那样,她就能把山里的东西拿去卖,换成大把大把的钞票。
  家富媳妇拿定主意后,向遗老山走去,可当她走进遗老山时,并没有看到什么世外桃源,只是还看见公爹瘫痪在床上,一副讨人嫌的模样,她生怕公爹会看见她,逃了似的跑回了村里,自此,她不再相信真有桃花源,也不再掂记桃花源里的瓜果熟菜,赵半仙在桃花源安享晚年。

“你已经7岁了,要学着自己洗衣服,”母亲没有接儿子递过的脏衣服,“你是小男子汉了,要自立!” “我们班上的小朋友都是他们妈妈洗的衣服,”儿子噘嘴说,“为什么你不给我洗衣服?” “因为你已经是一个小男子汉了!”母亲依然没有接。 “哼!”儿子气愤地把衣服扔在地板上。 “我洗吧!”父亲拾起儿子的衣服。 “不,”母亲将衣服从父亲手里拿过来,并放在沙发上,“让他自己洗!” 儿子的衣服每脏一身,就让母亲给他洗一次。每次,母亲总拒绝给他洗衣服,也不让父亲给他洗衣服,一次又一次要他自己动手去洗。而他依然气愤地把衣服甩在地板上,这时,母亲总是心平气和地从地板上拾起放在沙发上。 沙发上的脏衣服越来越多,儿子的干净衣服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儿子将所有的衣服都穿脏了。 “妈妈,给我洗洗衣服吧!”儿子眼巴巴地望着母亲,“好妈妈,给我洗洗吧!” “孩子,”母亲双手轻轻地摩挲着他圆圆的脑袋,“你已经是一个小男子汉了,要学会自立!懂吗?” “我洗吧!”父亲将双手伸向沙发上的脏衣服。 “不,”母亲阻止了父亲的双手,“让他自己洗!”母亲将一盆清水端到儿子面前,并将一袋洗衣粉放在他面前,满眼柔情地望着他。 儿子撇着嘴将洗衣粉胡乱地倒入脸盆中,又胡乱地搅了几下,然后把衣服放在水中,泪水顺着儿子胖乎乎的小脸滑落下来,一阵手忙脚乱过后,他将衣服从水中捞出。洗过几次后,脸盆中的水依然很黑。这时,母亲从儿子手里接过衣服,挂在衣架上。 等儿子洗完衣服后,母亲微笑着在他布满泪痕的脸蛋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儿子长大了!” 第二天早上,儿子发现自己洗的衣服竟然非常干净。 母亲笑吟吟地对父亲说:“看咱儿子多乖!看咱儿子洗的衣服多干净!” 从此,儿子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洗,而且一次比一次干净。儿子在学校经常对小伙伴们说:“看,我自己洗的衣服!多么干净!我自立了!” 一天深夜,儿子起来去卫生间。他发现卫生间里的灯亮着,而且有洗衣服的声音传来。他轻轻地走进卫生间:原来母亲在洗衣服!正是今天自己刚刚洗过的衣服!

为了儿子付出了所有自己却什么也没留下为你背负了所有的苦与累自己却渐渐老去

从此腰杆不再挺直帅气又年轻的他如今布满了皱纹白发染满了鬓角望着那熟悉背影再也看不见他那如钢铁般的意志

因为他老了当儿子长大成人的时候或许遗忘了什么望着父亲那慈祥的面容摸着父亲长满了老茧的双手

曾经逝去的年华不再回来望着父亲默默地流下了眼泪父亲您辛苦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520彩票注册网址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亲情故事之拒绝洗衣服的母亲

关键词: